投票率造假利益怪圈调查:购买收视率引发恶性循环

2018-09-25 08:47 来源:

  购买收视率引发恶性循环“客运量明星”刺激造假愈演愈烈

  投票率造假利益怪圈调查

  □ 通报记者   赵  优美

  □ 通报实习生 林靖耘

  “悲剧行业之山竹来了!”

  就在9月16日,台风“山竹”登陆肆虐社交媒体的时,一位著名影视公司的高管在朋友圈如是感叹。

  事件缘起9月16日下午,江山广播电视总局发布《总局就效率问题开展调查》一文称,“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述评和报告,江山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已利用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进行调研,一经查实违法违纪问题,必将严肃处理”。

  广电总局所指的述评,指的是导演、编剧郭靖宇15日宣布之一篇文章。在篇章中,郭靖宇曝光业内收视率造假黑幕,例如每集交90万元可买收视率等。

  投票率造假已经不是新名词,这就是说,为何屡禁不止,孰在铤而走险?

  法定多次要求抵制收视率造假

  一石激起千层浪,郭靖宇指挥的这篇长文很快引发业内热议。

  演员赵立新火速转发这条微博,并提出自己出演的《海外盛长歌》收视惨淡,“豆瓣喜提8成分,收视惨淡成真;敢不屈服,让你有冤难伸”。

  指挥陆川也越过微博曝光黑幕,“曾经亲耳听到某导演朋友在电话里无奈地求得制片将每集40万元购买收视率的花费,打到某市电视台购片主任指定的营业所。她跟我说如果不按照电视台指定公司买收视率,名将收不到电视台尾款”。

  光明传媒有限公司总裁王长田更以亲身经历为例,直言:“2015岁首,因为不肯参与收视率造假,光明愤而退出电视节目市场,当下多档节目在央视等播出,停播所有节目的痛苦记忆犹新。”

  编剧李亚玲感慨说:“两年过去了,除了买收视的钱爆涨了一倍,副每集50万涨到了100万,什么都没改变。”

  9月16日,江山广播电视总局也发文表态称,已利用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进行调研,一经查实违法违纪问题,必将严肃处理。

  17日,华夏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声明,发挥称将唤起全行业形成共识,共同抵制收视率造假行为,闻鸡起舞营造中国电视剧产业健康、以不变应万变发展之新环境。

  长期以来,为了保证电视台的满意率,中央台与制作方在签购买合同时还会签署一份有关收视率的对赌协议。制造方必须向电视台担保,剧作在播出的时可以达到一定的满意率,否则无法从电视台拿到全额的购片款,中央台会按照一定比例从外方扣除。

  早在2009年,原广电总局发起严查收视率买卖双方人群,在2013年发布22条新规重整收视率,境内首个电视收视率调查国家标准也于2014年出台。

  2015年8月,由原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倡议,地方电视台和多师省级电视台发起,全国县级及以上电视台共同签署了《恪守媒体社会责任,反对唯收视率自律公约》。

  即便如此,重压之下,投票率造假市场依然存在。随着2015年“一剧两星”政策的实践,面对电视剧行业产量过剩的现状,行业内人士称,基本上有半数之历史剧上不了电视台的首播。“能上电视台首播的剧,必然要求有汇率的合同”。

  下,投票率造假问题愈演愈烈,制片方与电视台的龃龉暴露到群众视野。

  2016年12月,因为《红粉私房菜》未购买收视率而遭临时撤档一事,引起影视行业精神。从而,华夏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特别召开电子游戏网址动态发布会,人家法务委员会公布“坚定打击收视率作假黑势力”的声明,专业向电视剧收视率造假的黑色产业链宣战,同样引起了行业上下的振动。

  这份声明中披露,我国电视剧市场上,在选购、播出电视剧业务中,广泛生活着收视率作假现象,已经形成了一番组织紧密,借鉴有序的“地下黑产业”。

  对此,2017年年初,华夏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关于坚决抵制收视率作假的自律承诺书》。

  同年9月,原广电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出《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进步若干政策的通报》,其中也提出,“坚定依法严厉打击收视率造假行为,具体保障行业秩序。专业收视数据应用行为,不可将利率作为购片价格唯一依据,不可以税率作为评价电视剧优劣和对职工进行奖惩的专门标准”。

  本年4月,广电总局召开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议,再度强调坚定依法严厉打击收视率造假行为,一旦发现收视率造假信息,第一时间报告公安机关处置。意识的案子一经查处,名将向社会曝光,推动形成依法打击收视率造假的高压态势。

  造假背后的唯明星论怪圈

  在人们喊打的情况下,为何还有人铤而走险制作假的满意率?

  举世闻名编剧汪海林在吸收媒体采访时直言,因为眼下不少电视台依旧非常重视收视率,之所以一些播出机构仍在操控收视率数据。

  事实上,投票率调查原本是为广告商向电视台投放广告服务的,并非电视节目优劣的评说标准。

  有媒体爆料称,顶电视剧成为卫视黄金时段主打节目后,播出机构便强行要求在购剧合同中,名将利率与购片价格挂钩,引导制作单位去买收视率。而这样做的结果是,每部剧增加上千万元的基金,扭转又向电视台要高价,成为恶性循环。

  之所以,汪海林以为,投票率造假对行业有大幅度危害,因为对从业人员来说,搞好剧不再有含义,“劳动做剧不如去买收视率”。

  华夏传媒大学讲课刘燕南在吸收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此时此刻普遍的造假方式有两种,一是污染样本户,二是篡改数据。前者主要指某些利益相关方使用不尊重手段,追寻和濒临原本应属保密态的样本户,穿越贿赂、收买等办法影响样本对象的收视行为或记录行为。后者则属于调查方的题目,对后台数据进行篡改,事在人为加工。对比污染样本户,后者操作更直接,也更简单。

  “这二者都会导致收视率数据虚假失实,之所以影响储蓄率作为‘行业货币’的信誉度和必要性,损害其他数据使用者的便宜,扰乱电视剧市场之纪律,进而伤害社会的高风亮节机制和诚信信念。”刘燕南坦言,对密切来说,投票率调查并非无懈可击,现代化漏洞可钻。理论上,但凡有人口之要素介入的环节,都存在造假的可能性,何况收视率调查要经历一系列繁杂的抽样、确认样本户、访问员上门、记录收视、多少回传和统计处理等经过,每一步都离不开其中两个重点的中心――样本户或调查公司,造假也涉及这二者。造假的动力通常来自外部,比如电视台、剧目制作公司、剧目中介方和广告机构等相关利益方,目的不外乎获取高额利润。

  而对于收视率造假的起源,影片撰稿人胡鑫(化名)透露,中央台和广告商对利率的盲目追逐,对这些能“扛收视”的明星主演的盲目追捧,甚至将利率当作衡量节目质量和主演明星能力的专门评判标准,而完全忽略了电视节目的为人本身,之所以给制造假收视数据带来了偌大的市场。

  “此时此刻拍摄的历史剧,想要卖到一线的卫视上星,就必须请某些大牌明星、当红‘小鲜肉’或者‘客运量女明星’做主演不可,只有他们的剧,那些电视台才肯认,才肯收。”胡鑫说,而没有大牌明星、当红“小鲜肉”主演的历史剧,纵然剧情紧凑、高潮迭起,也不可能上一线卫视,只因电视台买片,瞧演员,不看剧情,“然而这些当红明星、客运量‘鲜肉’中的一部分,关键就是靠网络包装炒作、海军营销赢得了大量之粉丝拥趸,方才迅速在网络一夜爆红”。

  胡鑫告诉记者,这样最直接的结果便是,上述一些“客运量明星”拍出的所谓电视剧,除了她们的粉丝外,占收视主体的宽广听众其实根本不承认,投票率自然上不去,“而这样的实事求是收视率一旦广而告之,势必又会让广大群众洞悉这些‘客运量明星’总体扛不了市场占有率,之所以极大影响其商业价值。从而,制片方还必须将工作一步到位,再继续去选购虚假收视率。劣币驱逐良币,一年到头恶性竞争之结果,就是买入电视剧收视率的价位越来越离谱”。

  在刘燕南看来,如果听由收视率领域中生存诸如污染样本户、篡改数据、多少寻租、歪曲解读、多少滥用等问题发展下去,不仅会损害电视台、广告商、剧目制作商和数据生产者等相关各方的便宜,也会严重影响电视传媒生态的正规,影响社会的高风亮节和职业道德意识,进而影响我国建设事业之良性发展。

自主经营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 0